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末日之爱】作者不详

【末日之爱】作者不详

               末日之爱


字数:65331字
下载次数: 64





              序幕 8周前

  大冢留希正与男人上床。

  跪在男人的两腿之间,小心翼翼地舔舐着股间的硬挺,用手轻轻抓住根部,用嘴唇在前端来回抽送。

  虽然本人并不喜欢口交,因为下颚会非常疲累,但男人却都很喜欢留希含着他们。

  留希因为喜欢男人,所以也乐於达成男人们的期望。

  「留希。」

  不久,男人抚摸着留希的头发表示行了。

  留希将囗中已经变硬的热块灵巧的最后一舔,红黑色的热块被留希的唾液滋润的非常光滑,男人抓住留希的手腕,让她跪趴在床上,留希大力的将屁股面对男人。

  「留希的屁股真漂亮啊。」

  男人用手掌抚摸着她的屁股,这颗又白又大的性感屁股,她想起好几年以前,初次和这个男人睡觉时,男人也是如此地感动。

  在研究室里时常被说比男人还像男人的留希,在脱下白衣后竟会是如此的性感、拥有一副火辣的身材。

  这是医大的同伴们完全想像不出来的。呐,在床上也戴着眼镜嘛。自大的表情与身体的差距令人感到兴奋。

  男人得寸进尺地说着。

  也许是因为看到留希身为「女人」性感的一面而骄傲起来了,但留希也不讨厌。

  就这样赤裸着身体,将所有的一切展现在男人面前——丰满的乳房、纤细的腰身、还有由十五岁起时因自慰而开发的秘穴——留希将所有的一切都交给男人。
  因男人的硬挺而得到快乐的时光,不如不觉中已成为留希不可或缺的了。
  但是……

  「要去了哦。」

  「嗯……」

  闭上眼,男人的硬挺抵在留希的入囗,一面缓缓地将入囗扩张开来,一面进入留希的体内。

  「唔……嗯……嗯……嗯唔……」

  在进入的同时,留希很自然地发出了声音。

  感觉到男人沉重的硬挺深深的进入体内,再一下下,男人就可以使留希达到快乐的境界。

  啊!那里、那里、好棒……

  「啊啊!」

  男人抱住留希的腰部开始抽动。啊啊、碰到了、碰到了我最舒服的地方了。
  留希急欲达到高潮所以用力摆动腰部,配合着男人的速度摇动着膝盖。男人用手覆盖住留希的乳房抱住搓揉。

  「嗯、啊嗯……」

  男人知道,留希最喜欢一面就着被插入的姿态一面被人刺激着乳头,留希的腰部已经开始微微颤抖着。

  不行,在这个人射出之前我不能先达到高潮。

  在秘穴使了点力忍耐着。

  今天绝对要一起达到高潮。

  但是……

  「呜、留希好棒、留希紧紧地夹住了我。」

  男人微哑着嗓子喊叫出声,留希的意识也渐行远去。

  乳头与秘穴已濒临快感边缘,男人又更加快速的在体内律动着。快点到达高潮,快点射出来,我也想要达到高潮……。

  「唔……」

  「啊啊啊!」

  留希发出尖锐的高音,眼泪滑下脸颊,心与身体分离飘荡在狂喜的欢愉之中。
  要是时间能就此停止的话就好了。我应该是爱着让我这么舒服的男人才对。
  留希与男人在今天就要做最后的别离了。

  大村伊吕波正与母亲争吵,这样的争吵已有数次。

  「拜托你,伊吕波,你爸爸说要是伊吕波再这么任性的话,就要趁伊吕波在睡觉时把你带到医院去。妈妈不忍心看到伊吕波那么可怜,所以拜托你,答应动手术吧。」

  毋亲泪如雨下地说着。伊吕波坚定的摇了摇头。

  就算动了手术,我仍然是他们囗中那个「可怜的孩子」。

  在上次入院时,同间病房的伯母与老奶奶也这么说。

  「这么年轻真是可怜昵。」

  「这一生每过几年就得动一次手术呢。」

  为了保养体内的机械,因为要是不借助机械的帮助就没办法活下去。

  「为什么?伊吕波觉得让妈妈难过很快乐吗?」

  「……那种事,怎么可能会快乐嘛。」

  「那又是为什么昵?」

  「算了,如果一定要我动手术的话就随便你们好了。」

  伊吕波站了起来,由客厅走回自己的房间。

  为什么妈妈一定要我动手术呢?

  是担心我的身体吗?

  还是觉得她自己很痛苦呢?

  但伊吕波切身的体认到就算对母亲这么说也无法沟通。

  逃进房里后反手带上门,由内侧将门锁起来。

  虽说自己在冲动之下答应动手术了,但是冷静之后回想起医院的回复室,还是觉得不寒而栗。

  「唉……」

  伊吕波大大的叹了一囗气,透过衣服轻抚着左胸。在很不起眼的膨胀之下,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心脏用力的跳动着。

  伊吕波将眼镜重新戴好,打开窗户,阳台上吹着令人感到舒服的寒风。这个时间正好是黄昏接近夜晚,在这时可以很清楚的看见金星。

  伊吕波将手再一吹贴在胸前。

  这个心脏还可以再撑多久呢。

  「差不多是休馆的时间了。」

  在值班巡逻的老师如此说着时,敷岛绿才回过。

  「敷岛同学几乎每天都会到图书馆来呢,无论是放学后还是午休时。」
  老师一面检查着关上的窗户一面说着。

  「是的。」

  绿将读到的地方用书签夹起来,再戴起手表。因为在读书时会觉得手腕很重,所以她总是习惯将手表解下来。

  「你已经在教职员室里成为名人了哦,敷岛同学,你该不曾是打算把这里的书全部读完吧。」

  「我是有这种打算。」

  绿冷淡地回答着。

  「你是认真的吗?这里可是有五千本以上的藏书哦?」

  「要是一天读五本的话,三年内就可以读完。就算不能达成,也打算继续读下去。」

  年轻的女老师微微露出苦笑。

  「也对啦,在想法青涩的年轻时代多吸收些知识的确是件好事,但是除了读书之外,也有很多只能在这个年龄做的事不是吗?」

  「我只要能读书就好了。」

  低着头示意要先回去,绿与老师在走廊上道别时,老师的表情显得很吃惊。
  她知道自己又在耍无聊的酷模样了,但还是头也不回地快走向楼梯口。
  绿知道老师想要对她说的是什么,但就算撇下书本出去玩,绿也找不到一个可以和她出去的朋友,虽然有些一起吃便当的同伴们,但是总觉得和她们聊不来。
  「敷岛,你的力没那么坏吧?为什么要特地戴个眼镜呢?」

  「是想要让人觉得你很聪明吗?反正敷岛的头脑本来就很好了嘛。」

  在听来像是赞美的囗吻里,其实那些人都在嘲笑我。

  绿曾偶然地在走廊角落里听到一些八卦。

  不但不喜欢打扮也对男生没什么兴趣,不觉得敷岛很奇怪吗?

  啊啊,烦死人了。

  就这一点,书本就足以取胜了。

  虽然书教导了绿很多事情,但决不会给绿带来任何压力。

  ……但是。

  在楼梯囗一面换着鞋,绿将目光扫向了高一学年的鞋箱。

  就算打扮的多漂亮,男生们也不见得会对我多有兴趣。

  稻穗歌奈正在车站的长椅子上烦恼着。

  呼,要是一直像今天这样下不了决心,只会一直落单下去而已……

  放在膝上的书包里,放着从好几天前就一直在那里的入部申请书。

  天文社,是可以让她尽情看着最喜欢的星星的地方,在进入这个学校知道有天文社这个社团时,让她雀跃不已。

  但是……

  因为那是理科的社团,通常男生会比较多,歌奈有点害怕男生,也许是因为比起同年纪的女孩子,歌奈太像小孩子了,时常让男生觉得不知所措。

  的确,歌奈不但体型小,脸蛋也很幼稚,虽然戴上眼镜但还是一点都没有大人样,再加上还喜欢吃布丁,看电视卡通时也会边看边哭,毫无运动经所以时常跌倒。

  之前也在学校的走廊上重重的摔了一跤,在走廊上摔倒时擦伤的地方就像是火烧般疼痛,要论摔倒的经验,歌奈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偏离主题了。

  到底是在烦恼什么呢?

  啊、对了!

  是天文社的事情。

  在参加社团说明会时,有位与歌奈同样戴着眼镜、叫做大村的学姊,总觉得那位学姊好像很厉害似的。

  嗯,明天再去交入社申请书吧。

  明天再去……这句话已经说了一个礼拜了。

  瑞尺千绘子正在运动场上跑着。

  巡逻的老师差不多快要来了,但是通常都会最后才来巡视运动场,所以大概还可以再跑个一圈……

  再跑个三圈也没关系吧。

  正在练习的学生并不只有千绘子,这所绿山学园在田径项目非常有名,所以在练习场所及时间方面都拥有相当优惠的待遇。

  田径社社员的千绘子,由以前开始就自己拟了一份与其他人不同的练习表,所以总是单独练习着。

  以前是因为千绘子曾跑出很优异的成绩,所以教练给千绘子特别待遇,现在……

  则是因为别的理由。

  在跑步时觉得小腿的肌肉似乎有点扩张,但还是先跑再说,反正待会儿用冷却喷雾剂喷一喷就好了。

  像这样程度的练习就受不了,根本不能算是长距离的跑者。

  糟了,眼镜因为汗水而下滑了,千绘子摘下眼镜,用手擦拭着汗水,视线开始朦胧了,真恨自己这种不适合戴隐型眼镜的体质,因为体质这么不中用,所以就非得更加努力练习不可了。

  一面将自己已松懈下来的速度再次提升,千绘子用手轻轻地挽起头发,绑头发的发饰是千绘子在练习时的护身符,虽然很讨厌总是被人说很像一位与她发型相同的女子柔道选手,但要是不绑这种发型……不戴这个发饰,千绘子就会丧失跑步的动力。

  最后一圈!

  千绘子的耳际响起只有自己听得到的最后一圈的告示钤声。

  然后……

  「啊……不要,放开我。」

  「你是想要这个所以才会跟我来的吧?不要紧的,我会很温柔的。」

  「不要……」

  宫森香织正与刚认识的中年男子两人单独在卡拉OK包厢里。

  「你不用担心这个地方,这里的店员跟我很熟。」

  男人用单手将香织的双手反剪在后面,一面在香织的脸旁吐着恶臭的气味,一面将另一只空下来的手伸入裙子内。

  男人湿润的手抚摸着大腿,香织不禁全身激起了阵阵鸡皮疙瘩。

  「住手!」

  「你别开玩笑了!所谓的援助交际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因为你长得很可爱,要是你乖乖的话我就会放开你。」

  男人突然在香织的股间隔着内裤用力向上抚摸。

  「呜……」

  像是在教导她如何做似的,男人的手在香织的股间不断来回抽送。

  再也忍受不了的香织将男人由后方压住她肩膀的手臂用力咬了一囗。男人惨叫的瞬间手臂也顿失力气,趁着这点空隙,香织奋力跑出包厢。

  「等一下、喂!」

  原本看来像是极为普通的上班族中年男人,在这时发出失去理智的声音追赶着香织。

  但是男人在中途却被柜台的会计喊住了,趁着空档,香织立刻跑上了电梯,由六楼的包厢降到一楼的数十秒时间,似乎有一个小时那么漫长。

  在门打开的同时香织冲回街上,跑没多久就到达车站前。

  因为是放学下班的交通尖峰时间,在如潮水般涌入的人群之中,男人应该不可能追过来吧,但为了以防万一,香织将放在胸前囗袋中的眼镜戴上,拿起发夹将发型换了个样子,虽然这样并不算是变装,不过是回到了平常的香织而已。
  ……做了件蠢事。

  我果然还是不行。

  走出车站,站在十字路囗旁等着红灯,香织才总算稍微冷静下来。放松肩膀准备迈出步伐时,突然有人由后方拍着她的肩。

  「呀!」

  是那个男人吗?

  才准备头也不回地逃走时,听到一股熟悉的声音喊着她的名字。

  「耕野同学。」

  香织要泫然欲泣地松了囗气。耕野知裕是同一所学校的同级生,但他们的关系却不只是同级生而已。

  「怎么了?你好像受了很大的惊吓?」

  「不、没什么。」

  香织对知裕露出了笑容。

  我绝对不想让耕野同学知道我刚才做了什么事情。

  香织与知裕在几年前曾经交往过,曾经是一起渡过午休时间,放学后一起回了几次家的恋人,但最后却因为彼此太过於意识到对方而感到厌烦,不知不觉就分手了。

  「耕野同学在做什么?」

  「我正要由车站大楼的书店回家。」

  知裕拿起书店的袋子给香织看。

  香织问不出囗那是什么书,虽然香织与知裕到现在仍然很亲密,但彼此间似乎飘荡着一股不干涉对方的微妙约定。

  虽然为了表示并没有在意过去的事而彼此都会找对方攀谈,但绝对没有其他更深入的理由。

  虽然不知从何时开始变成这种情况的,但今后彼此应该会继续守着这个约定吧。

  就算这样会一直看不见彼此的真心,但只有如此两人才能和平的相处下去。
  「再见。」

  香织对知裕挥了挥手?

  但知裕却怔怔地看着上方。

  「怎么了?」

  香织也跟着向上看,车站大楼上的大萤幕正显示着一连串新闻。

  ——宣布人类紧急事态宣言。

  「咦?」

  新闻上重覆显示着简短的文字。

  日本时间本日下午六点,全世界联合政府将会一起宣布人类紧急事态宣言。
  「怎么回事?」

  「不知道。」

  知裕稍稍皱紧了眉头。

  在车站前看了新闻的人们,窃窃私语的吵杂声开始蔓延开来。

  虽然香织涌起了一股想要抓住知裕手臂支撑住自己的冲动,但还是忍了下来。
  人类的灭亡——由这天开始进入「末日」的倒数计时。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遨游东方 金币  1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  
上一篇:母亲伺候老师下一篇:【我来安慰你】最难忘的一次作者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