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倚天屠龙别记之武青婴外传】作者不详

【倚天屠龙别记之武青婴外传】作者不详

           倚天屠龙别记之武青婴外传


字数:0.7万

  话说在朱九真和张无忌发生关系后。

  当天晚上,朱九真在房间里不停的来回走着,想到当时张无忌对自己所做的事。

  不由得怒气冲冲,若不是父亲朱长龄看出了张无忌那个臭小子对自己有兴趣,爹也就不会要她去照顾张无忌的生活起居,本来想让张无忌因此而色迷心窍,到时候就可以得到屠龙刀。

  要不是自己受到命令照顾张无忌,也就不会绑手绑脚,大可以将张无忌当场击毙。

  何以会因此而失身?

  若是计划可早两、三天进行?

  若是自己可以不去理会张无忌?

  那麽今天的一切或许就不会发生了……

  朱九真:「唉……这件事若是给其他人知道,尤其是表哥。那表哥一定不会在理我了,还有那个武青婴更是会趁虚而入、趁机跟表哥煽风点火。别说不可以和表哥有结果,还有我朱家的名声……」

  朱、武两家都是名人之後,先前曾有提过朱家先祖是朱子柳,朱子柳是一灯大师的高徒,在大理国官居宰相然後还曾助郭靖郭大侠义守襄阳名扬天下,而武青婴先祖是是武三通的後人,属於武修文一系。

  武功原属一路,但两家百馀年後传了几代,两家所学便各有增益变化。武敦儒、武修文兄弟拜大侠郭靖为师虽然也曾经学过一阳指,但是武功较靠近九指神丐洪七公一派刚猛的路子。

  朱武二女年龄相若,人均艳丽,春兰秋菊,各有春秋,家传的武学更是不相上下,两三年前就给附近一带的武林中人合称为雪岭双姝。她二人暗中早就较劲,偏偏卫璧天生好色,还打算要鱼与熊掌同时兼得。

  因此只要三人走上了一起,面子上看来都是客客气气,但是二个人唇枪舌剑,谁也不肯让对方多占点便宜。

  只是武青婴的个性较为含蓄不露,因为她和卫璧两个人是同门一起学艺,而且还朝夕相见,所以她也自认为比起朱九真自己不知占了多少便宜,但是不知道卫璧是怕师父责怪还是比较喜欢朱九真。

  先骗了朱九真的身子後,才对武青婴下手,但两个人都不知道这件事,还得意洋洋的以为已经先占了上风,日後一定不会输给了对方。

  朱九真:「怎麽办?到底该怎麽办才好?应该早点杀了张无忌才行。可是……」
  此时,叩、叩、叩、有人在敲朱九真的房门。

  朱九真连忙擦拭泪痕,说道:「这麽晚了是谁?请进。然後来人开门进入,居然是武青婴。」

  武青婴:「你好,真姐,还没有休息吗?」

  朱九真脸一沉,问道:「青妹,这麽晚了,你来有什麽事?」

  武青婴:「真姐,不要生气,我有一个秘密要跟你说喔。」

  朱九真:「有什麽事你就说吧!我要休息了!」

  武青婴:「是这样的,今天我闲的无聊,所以到处走走。结果走着走着,在红梅山庄一个角落里,看到了……」

  听到武青婴说到这里,朱九真已经脸色大变,颤声问道:「青妹,你……你看到了什麽……」

  武青婴:「真姐,明人不说暗话,我就开门见山。你和张无忌做的事我全看见了,我本来还不敢相信的,但是定神一看才发现真的是你。你不是很喜欢师兄吗?怎麽还和张无忌这小子做了这种见不得人的事?难不成真姐你和张无忌已经日久生情了?真想不到,堂堂红梅山庄大小姐居然喜欢乞丐,哈……真是让人完全想不到……」

  朱九真:「你胡说什麽?没有这种事!」

  武青婴:「是吗?真姐,做事要敢作敢当。我什麽都看见了,不如我们找张无忌来对质如何?」

  朱九真:「你……此时朱九真脸色已变,面露杀机,双手不自主的握紧双拳。」
  武青婴:「真姐,你握紧双拳想要做什麽?别忘了我们实力相当,一、两百招内难分高下。若是惊动了他人,你可不好交代吧,再说,我之所以此时找你,可不是想和你一决生死。」

  朱九真:「你……你想怎麽样?」

  武青婴:「真姐,我就是要你说这句话,其实也很简单,真姐你以後不可以再缠住师兄。师兄是我一个人的。如果你不肯听,我就把你和张无忌的事告诉师兄。你想师兄知道的话会如何看待你?就算师兄一时不相信,日後难保心里不会留下疙瘩。我也不想做到这麽狠,你只要不再缠着师兄,我可以保证他永远都不会知道。」

  朱九真闻言如晴天霹雳,她深深爱着卫璧,实在不愿意就此放手。

  何况把柄已经落在了武青婴手上,以後自己一定永无翻身之日,这一生一世如果要被武青婴压在脚下,那还不如一死了之,一了百了。

  此时的朱九真可说是遇到了生平最大难关,自幼娇生惯养的,谁敢给她气受?谁敢威胁她?

  真可说不知如何是好。忽然之间,一个恶魔般的想法闪过脑海。

  朱九真心想:「武青婴……你……这是你自找的,可别怪我。」

  朱九真:「好,青妹,你给我一点时间考虑一下。这里隔墙有耳,等会二更时分,你到还水阁等我给你回覆。」

  武青婴:「真姐,你说要考虑。你真的以为……算了,二更时分,我到还水阁等你。你可别爽约喔。」

  说完武青婴便笑眯眯的离开了房间,自认朱九真已经没有任何选择的馀地。
  以后师哥就是她一个人的,让她拖这一点点时间也无所谓。长久以来以来的竞争终於可以划下休止符,日後可以和师兄两人双双对对……想到这里不自觉小穴湿润起来。

  完全失了防卫之心,也注定了武青婴的命运。在武青婴离开後,朱九真也跟着离开开始实行她的计划……

  另一方面,此时的张无忌正在房里休息。每当寒毒发作後当晚,他总是很快就会睡着。

  但是今天白天和朱九真发生的一切,总是一直在张无忌脑海回转。

  虽然说是因为当时寒毒发作而身不由主,但是这夜深人静的时刻,又一幕幕不停在脑海上演。

  朱九真身上的薰衣素馨花香,抚摸肌肤时柔滑的触感,还有把肉棒插入朱九真小穴的中那种难以形容的舒服感觉,就好像肉棒会就此溶化似的。

  张无忌不自觉的握住肉棒摩擦,对於张无忌而言,朱九真可说是天上的女神,对於自己居然侵犯了这个女神而自责不已。但是回想起白天,手就好像失控一样,握住肉棒一直摩擦。

  此时,叩、叩、叩、有人敲了自己的房门,把他由幻想拉回了现实。

  张无忌连忙整理一下衣着,然后开口说道:「请进,门没锁。啊!是真姐你!」进来的人原来是朱九真。

  朱九真:「无忌弟,还没有休息吗?」

  张无忌:「真姐,我……刚才白天时对你如此无礼,真是对不起。」

  朱九真:「……」

  张无忌:「真姐,你是来杀我的吗?请……」然后闭上了眼睛。

  朱九真:「无忌弟,真姐不是来杀你的。有件事想问你,如果真姐有一件事要你去做,你肯答应吗?」

  张无忌:「真姐有事要无忌去做,别说一件。十件、百件都行。」

  朱九真:「那你肯听我的话了?绝不反悔吗?」

  张无忌听朱九真这样说,就走到了窗边跪了下来,举起右手说道:「皇天在上,后土在下,我张无忌在此对天发誓,若真姐要求我做的事我不去做,人神所共弃,日後叫张无忌不能见容於天地之间。」

  朱九真:「好,无忌弟你听清楚了,如果你能完成这件事,那今日之事就此做罢。真姐不但不会再来怪罪你,我们还可以跟之前一样。」

  张无忌大喜,说道:「既是如此,请真姐告诉我是什麽何事,无忌一定替你办到。」

  然后朱九真朝着张无忌走了过去,把口靠近张无忌耳边说着,张无忌越听越惊,汗水不断流下。

  张无忌颤声道:「真姐,你……你是认真的。」

  朱九真:「当然,不要忘了你的誓言,我们走吧。」

张无忌只好跟着朱九真走去,但一路上仍不断劝她改变心意二更时分,武青婴已经先在还水阁等候。而且也换了一件浅蓝色的衣服,武青婴生性爱洁,再加上刚才由於想到师兄卫璧,因此流出不少淫水弄脏衣物。所以沐浴更衣后才来,又花了不少时间才弄好,因此连忙过来等着朱九真的到来。

  说到还水阁的地理位置,如果说张无忌和朱九真做爱地方在东,还水阁就在西。

  严格说是一样偏僻,但是这里风景比那里还好,打扫的次数也较多点,也因此还水阁十分整洁。

  武青婴:「怎麽回事,朱九真怎麽那麽慢。莫非她爽约了,应该不可能吧!」
  朱九真:「青妹,你说谁爽约啦。我岂会失信於你?」

  武青婴:「既然如此,真姐你考虑的如何?可以告诉我了吧!」

  朱九真:「青妹,那当然,我的回答是……啊……表哥你回来了。」

  武青婴听朱九真这麽说,立刻转身预备迎接。

  此时卫璧受朱长龄命令回去请师父武烈过来,想要设下陷阱引诱张无忌。
  卫璧怕武青婴这一来一往太累,因此要她留下等候消息,此时武青婴听闻表哥回来,可说是心喜若狂。

  武青婴:「师兄你回来了,真的是太好了。咦?人呢?」

  转身想问朱九真,但此时一阵飞快的速度,朱九真已经用一阳指点了她好几个大穴。

  武青婴:「朱九真,你……你想干什麽?」

  朱九真:「忘了点你的哑穴了,青妹,你不说话真姐还差点忘了。说完又用一阳指点了她的哑穴。」

  武青婴:「啊……啊……」声音十分轻柔,表情好像在问她想做什麽?
  朱九真:「别急,你马上就会知道了。无忌弟,你还不快点出来。」

  武青婴脸色大变,然後就看到张无忌走了出来。接下来两人的对话更是让她胆颤心惊。

  张无忌:「真姐……这样不好吧。」

  朱九真:「无忌弟,我也知道这样不好。可是这武青婴是个大嘴巴,你跟我的事被她偷看到,她一定会到处去乱讲,那麽我该如何是好?本来可以杀了她灭口。但是牵涉太大,只好让她和我一样,我找不到人可以拜托,只好由你来了。你也不希望真姐身败名裂吧。」

  张无忌:「……」

  朱九真:「无忌弟,那就拜托你了。我想我在这里你也不好意思下手吧。我先离开一下,三更天时我在回来,对付武青婴时要让她觉得越丢脸越好,可别光让她享受,不然可是会白忙一场的。」说完之后朱九真就先行离开了。

  张无忌心想真是一失足千古恨,先父张翠山是何等的正人君子,堂堂的武当张三丰的第五弟子,江湖上人人也都称先父为武当七侠。

  身为他的独子,居然……回头看一下武青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好像又是生气,又是恐惧张无忌慢慢走近,离武青婴已近在咫尺。看着武青婴的表情,好像在跟他说教他不要乱来。

  张无忌:「罢了,受人之托终人之事。」心中想着:「爹,请原谅孩儿的不肖。孩儿死落黄泉後,便来跟您赔罪。」

  张无忌把武青婴抱进树丛,武青婴才沐浴过没有多久,因此身上有着淡淡的香气。比起朱九真更是不分上下看着武青婴的神情,想起胡青牛的医书上写着的一段文字。人类的身上有三十六个大穴,七十二个小穴。

  其中有一个穴道点了会增加人的感觉,还写着切记勿用於交欢上,不然日後会让交欢的快感受到影响。

  张无忌:「既然要让武姑娘有屈辱丢脸的感觉,好,武姑娘在下失礼了,这就当作你当初打我的赔罪吧。」

  然后把武青婴转过了身,点了她的※※※穴。

  Ps:穴道的正确名称不可公布,以免被不法人士乱用,但保证却有其事。
  一点了穴,武青婴感觉好想被电到般,接着张无忌把她转了回来,开始抚摸着她的胸部,这个举动让武青婴更是害怕,她没想道张无忌这臭小子居然敢真的对自己出手。可是这种感觉又十分奇怪,她以前和师哥卫璧交欢时都没有过。就算张无忌没有碰到她身体,身体也一直不停发热,而且衣物的摩擦也让武青婴感觉更是奇怪,好像是有虫子再咬她一样,身体无法动弹,感觉更是难受,才刚刚换洗过的衣物又被小穴里流出来的爱液给弄湿了。张无忌爱抚了一下子后,张无忌就整个人压到了武青婴的身上,开始不停亲吻着她的小嘴。

  武青婴虽然想反抗,但是她被朱九真使用一阳指点了她穴道,根本不可能动弹。

  加上张无忌又点了她的※※※穴,所以每触摸她的身体一下,都让武青婴异样的感觉更明显。

  虽然是很喜欢这种感觉,但是身体本能的反抗。这也是因为现在压在她身上的是张无忌而不是她的师哥卫璧,如果是卫璧那或许又不同了。张无忌一面亲着武青婴的樱唇,同时也不停用舌头和她的香舌翻搅,吸吮武青婴口中甜美的汁液。另一面则用手开始脱了武青婴身上的衣服,把她的衣服脱光後,用双手使劲搓揉武青婴的双峰。

  武青婴的身材比朱九真好一点,只是朱九真的腰比她细一点。武青婴双峰在张无忌双手如此搓揉之下,乳头立刻站了起来,张无忌便用手指慢慢捏着武青婴的乳头,更让武青婴几乎快疯狂了。要不是先被点了哑穴,不知道会叫的多大声。
  此时张无忌心想:「再这样下去,好像不能侮辱她,只是让她享受而已。这可好……」

  然后张无忌又点了武青婴一个穴道,让她下颚不能用力。

  之前武青婴在张无忌挑逗下,意识有慢慢模糊的可能张无忌一停止,让她的意识暂时回复过来,发觉张无忌点了她下颚的穴道,正觉得不对劲时。果然看见张无忌已经脱下了裤子,肉棒就朝她脸上过来。武青婴大惊急忙想闪,先前提过武青婴生性爱洁,就算是她的师兄卫璧她也不可能会答应,但是还没来的及闪开。
  张无忌已经抓住了她的头,然后把肉棒塞入了武青婴的口里。

  张无忌原本是想这样一来就可以完成朱九真的要求,本想一下子就出来,但是一塞入之後,发现到这种感觉比起在插入小穴里也毫不逊色。不由自主的把武青婴的小嘴当成了小穴,从慢慢抽插到速度加快,武青婴的小嘴就被张无忌如此玩弄着,眼泪不停的流了下来,一方面恨自己如此大意,一方面又恨朱九真如此狠心,居然叫张无忌这样凌虐自己,越想眼泪越不停的流。

  而张无忌也正处在口交的快感下,没注意到底下的武青婴已哭成了泪人儿。
  张无忌:「啊……啊……好爽,好爽,比起小穴来毫不逊色,啊……要……要出来了。」

  此时的武青婴听到这句话,下意识的就是要闪,但是头被张无忌制住根本闪不掉。

  在犹豫间张无忌已经射精了,然而由於肉棒抽出太慢,精液有一半射入武青婴的喉咙深处,黏稠的感觉更让武青婴觉得想吐。另外一半则射上了她自豪的脸上如此双重打击之下,武青婴终於支持不住而晕了过去。

  张无忌:「啊……啊……好爽,咦?这女的晕过去了。呼……幸亏没事。没想到会这麽爽。」

  张无忌一面喘着气,一面看着武青婴赤裸裸的身体。

  他从来没有仔细看过女孩子的身体,武青婴的成熟丰满的身体和之前替杨不悔洗澡时稚嫩的身体完全不同。

  高耸的双峰,以及在刚才的爱抚下湿润的小穴,张无忌虽然刚刚才上了朱九真。但是并没有仔细看过朱九真的身体,因此又开始抚摸武青婴的身体,才一下子的抚摸,他的肉棒又是恢复生气杀气腾腾。

  张无忌:「咦?我又可以了?真奇怪?既然如此,我就再来一次吧!对了,刚才我试过了肉棒插入口中的感觉真是对她不好意思,嗯,看她的小穴好像不脏,而且还刚洗过澡的样子,我也来试试好了。」

  於是张无忌就靠近了武青婴的小穴,制住了她的双脚后,就盯着武青婴的小穴看。

  一种特别的气味刺激张无忌的鼻腔,感觉好像不错。

  张无忌就伸出了舌头舔了一下,武青婴小穴的流出的蜜汁有一种特别的味道,让张无忌又有了不同的感觉,於是他就更靠近舔了起来,轻轻撕咬武青婴的阴核,同时舔着小穴四周。

  武青婴晕过去後,本来梦到和师兄卫璧习武时的点点滴滴,幸福洋溢。
  忽然小穴又出现异状,一下又惊醒过来,不醒来还好,一醒之下发现张无忌居然正在舔着她那个地方。不但动作渐渐的加快,还不停吸吮她小穴流出来的爱液,这是武青婴不敢想像也绝对不能接受的,但是张无忌却一直弄个不停。这举动让她更是恐惧,她不敢相信张无忌会舔这地方,让喜欢乾净的她简直是受到了双重的侮辱,虽然想要反抗,但是双脚又被制住。让武青婴的自尊和尊严荡然无存。

  而之前张无忌点着※※※穴威力还在,弄得武青婴虽然不喜欢却高潮不断,身体不停的发抖,身心更是严重受创。张无忌一见武青婴清醒了过来,加上肉棒已胀到不能在胀,慢慢起了身,将肉棒对准小穴,就一口气狠狠的插入了小穴里。武青婴不能发声,不过此时面泛桃红,双唇微张,另外加上张无忌之前的爱抚,小穴里的爱液早就像是洪水泛滥般。同时张无忌的肉棒又比卫璧大,虽然武青婴的处子是献给卫璧,不过也只有一次经验而已。总之张无忌进入武青婴的小穴後,一开始就用力抽插了起来。

  她小穴的紧度并不输朱九真,不过现在的武青婴比刚才的朱九真不知道湿了多少。加上武青婴的阴道里好像有颗粒般,更带给了张无忌比之前更大的快感,速度一直加快冲刺,之前已经在武青婴口里射精一次,还有早上时干过朱九真。因此持续的能力比先前都久,抽插了快两刻钟,干的武青婴的阴唇都快翻了出来,张无忌才终於快忍不住。

  张无忌:「啊……出来了……啊……」

  此时武青婴一直动的身体,好像是想叫张无忌不可以射进她的体内,可惜已经晚了。

  由於是很大的快感,虽然今日已经射过两次,但大量的精液还是猛烈的射进了武青婴的子宫深处。

  而且带给武青婴的快感实在太大,她的身体还被弯成弓型,腰插一点就断了,而且肉棒抽出小穴後,似乎还有肉棒还有不少力道,所以又射了一点在武青婴的身上。

  张无忌本想就此转身休息,但念头一转,说不定真姐就快来了,於是撑着的身体起身疲累准备穿上衣服。

  当他快要穿好时,果然朱九真已经回来了。

  朱九真看着武青婴身上、口里都有精液,还有小穴不但是红通通还流出了不少的精液,现场更是充满了不少淫秽的气味,脸上的神情好像表示十分满意。
  朱九真:无忌弟,你做的好。麻烦你如此真不好意思,你也累了吧,先回房休息,剩下的让真姐来收拾。

  张无忌听到朱九真这样说,心里大为感动,说道:真姐,为了你,要无忌做什麽都行。

  张无忌说完就拖着疲累的回房了。

  另一方面朱九真此时把武青婴的穴道解开,武青婴虽然才刚被张无忌干得全身无力,小穴也还红红辣辣的,但是她还是硬撑起了身体慢慢穿上了衣服,还拿着手巾用力擦拭自己的身体、舌头、小穴,越擦还越用力。

  朱九真:「青妹,不要那里用力,当心擦破皮,女孩家的身体可是很容易受伤的喔……」

  然后微微一笑,跟着又说:「青妹,张无忌那小子功夫不错吧!只可惜不太会怜香惜玉,瞧瞧你的小穴……」

  武青婴生气的说:「朱九真,你太过份了,你居然叫张无忌那臭小子如此侮辱我,你……」

  朱九真:「武青婴,这也是你自找的,你如果不是想要威胁我?我也不会出这下策。怎麽,现在换你想杀我?你还有力气吗?不过,你也可以放心,我不会趁人之危的。今日之事只要你不把我的事情说出去,我也就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你的事。以後大家在一起公平竞争,我想你不会选择要玉石俱焚吧?」说完把右手伸向武青婴。

  武青婴沉默了一会后,看着朱九真点了点头,然后和她握了一下手,就慢慢拖着疼痛的身躯离开,走了几步又转身问道:「就这麽便宜张无忌那臭小子吗?」
  朱九真:「青妹,你大可放心,等到计划完成之後,你不杀他我也会杀他的!怎麽可能如此便宜它!看你好像快要走不动的样子,真姐来扶你回去吧!」於是武青婴就让朱九真扶回房间休息了……

  两、三天之後,张无忌和朱九真又跟以前一样在小书房中一同念书。忽然……
  丫鬟小凤跑进来禀报:「小姐,姚二爷从中原回来了。」

  朱九真大喜,掷笔叫道:「好啊,我等了他快一年啦,到这时候才回来。」
  牵着张无忌的手,说道:「无忌弟,我们一起去瞧瞧,不知姚二叔有没有帮我买齐东西。」

  张无忌问道:「姚二叔是谁?」

  朱九真:「他是我爹爹的结义兄弟,叫做千里追风姚清泉。去年我爹爹请他到中原去送礼,我就顺便托他去买东西,走吗,先出去再说。」

  张无忌:「可……可是……我……」

  朱九真:「别可是了,快啦,一起去吧。」

  张无忌只好硬着头皮跟着朱九真一起去见姚二叔。

  而之后不久,张无忌知道了一切的真相,也切断了张无忌和红梅山庄的孽缘。
                                【完】
上一篇:【御阴圣劫】第1--4章武侠,凌辱,适量重口作者山寨小笼包下一篇:【碧血剑之捆绑篇】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