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过往】全作者glts

【过往】全作者glts


  字数:32419

              前女友的故事

  回想起来,我觉得自己的前半辈子真的没有虚度,富足的家庭,受人尊重的职业,呵呵,说起我的职业,那是我最大的荣耀之一。在我这近二十年的职业生涯中我可有一火车的故事可以讲。

  我是一个医生,准确的来说,是一位心理医生,开着一个心理诊所。当然,我的招牌是我那神乎其神的催眠术,能让人在睡眠中完成心理暗示或者诱导,从而使患者走出自己的心理的缺陷或者阴霾,过上正常的生活。

  当然,由于职业的特殊性,到后来我的名气越来越大,为了事业的发展也为了保障患者的隐私权利,我特别建造了一个专业的催眠室,患者坐在一个狭小而封闭的空间里,没有人能看见他们的真实面目,再进行一些特殊器材的处理,双方的声音都有了不同层次的改变。在不影响催眠效果的情况下尽可能的保障了患者的隐私,我们互相看不见对方的脸,也不能辨别对方的真实声音。所以,我的生意越来越好,所接触的患者也是越来越千奇百怪,甚至是匪夷所思!

  我所接触的患者中,有这么一种人,他们缺乏一种对抗生活的勇气,或者经不起波折,一两次小小的失败或者打击就会颓靡,失去积极进取的精神,他们安乐于平凡的生活,不敢与任何人为敌,受到不公平对待也是忍声吞气而处之,他们脑海里都信奉吃亏是福为至理名言。

  那天,当催眠房又响起一阵安详的音乐时,我知道有患者准备好了,我步入房内,简短的沟通,几个动作过后,在我那饱满而安详的话语中患者缓缓的闭上了眼,进入了催眠状态。进入催眠状态的患者意识都在,他们都有着思维,但是处于绝对的安全感状态中,完全的信任以及意识受到外界的支配。于是,她讲了这样的一个故事。

  她大专毕业以后就一直呆在这个城市,但不是本地人,小时候非常听从家里的教导,为人也比较本分,毕业三年后结识了自己现在的男友。她对男友一直都是比较满意,男友本科毕业有着一份稳定的工作,长的虽然不是很帅但还算儒雅有风度。所以她一直都认为他就是她的未来。

  已经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了,她发现了男友眼中的那丝异样,每次跟他对视的时候都能发现他那眼中总是时不时的闪过一丝不安。女人的天性使然,她觉得男友劈腿了。于是开始抓狂,试图找到那个小三,然而接下来的种种,已经完全的出乎她的意料。

  她找到了女人的博客,女人叫小Y,照片里的她张的很漂亮,穿着时尚身材高挑,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很张扬的感觉,有种青春飞扬的味道。看年纪比自己小三岁左右,博客里的文字轻松幽默煽情又透露出聪明机智。最重要的是,那女人不是小三,而是男友的前女友,当初小Y提出分手的时候男友跪下来求她她都视而不见,如今怎么又会回来做小三呢,而且她身边从来都不缺男人!

  鬼斧使然,她加了她的MSN,开始跟她聊天,一段时间之后她已经跟小Y非常熟识了,小Y甚至提出了一起去旅游,她说没时间拒绝了。后来,两人就聊到了感情和私密问题,当小Y知道她的男友和自己的前男友居然是同一个姓的时候,当即说起了自己的精彩往事。

  她说那个男友很好,更多的却是贱,每次ML的时候都要给她口舌,经常还没开始ML就用嘴把她爽的下半身失去知觉。到后来她越来越享受他的嘴,每次亲热都要叫他用舌头先舒服一次再说。

  当她看到屏幕上这段文字的时候她差点晕厥过去了,她从来都是替男友吹,从来都没有男友类似的待遇,她一直以为男友是一位自尊心非常强的男人……她的脑袋乱成一段麻,甚至连怎么打字都忘记了,弄了半天,只打出了一个什么?
  怎么,很惊讶啊,告诉你,那男人真的贱人一个,现在有女朋友了还一副贱样对我念念不忘的样子,前几天还发信息过来说想我了,被我直接一通电话叫过来塞在胯下爽了一番又踹了回去,哈哈……

  啊——她下意识的的惊呼了一声,随之全身都哆嗦了起来。脑袋都已经成糊了……

  一连几天,她每天夜里都被噩梦惊醒,梦总是一个,男友被小Y骑在了胯下,而自己居然像条狗一样被栓在床头看着小Y享受着男友的口舌。

  她开始没由来的焦躁,一边深爱着男友一边又怒恨着男友,一直想发作又不想失去男友,一天晚上两人亲热的时候她小心翼翼的提了他前女友的事,男友信誓旦旦的说自己绝对只爱自己一个,还没等自己反驳男友又是一顿抽插两人双双步入了高潮……

  该来的总会来的,那天中午,她在看电视,男友在上网,一阵敲门声她急忙跑去开门,开门的一瞬她就愣住了,这些日子里被她的那些话语折磨得心脏像被绞肉机绞一般痛苦的小Y站在了门口,比她高出一头的小Y上身着一件咖啡色的长袖短款外套,衬着里面的白色针织衫,一种庄重而不失活泼的气质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下身穿着一件黑色短筒热裙,修长的双腿套着一双棕色的长靴,让人一看就心跳加速血脉喷张……

  小Y好像完全不陌生,对她浅浅一笑说道我是你男友的朋友,我来找他帮点忙,随口喊了声他的名字就往沙发上坐了下来。男友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晃了晃神说道这是那,那,你叫小Y就行了,这是我女朋友,叫小如(化名)。小如,你去倒杯水过来给小Y啊……

  她分明能感受到小Y眼中的异样光彩,甚至对她都有一种挑逗的暧昧眼神。
  果然不多久小Y就把男友拉近了卧房,门「砰」的一声狠狠的关上了。
  她整个心脏都好像要跳出来了一样,左思右想之下居然犯贱的跑到门前偷听了起来。

  「我真是想死你的嘴了」听着小Y淫荡的话语,她甚至想象到了小Y一步步脱下裤子的动作,慢慢的把男友置身于胯下……

  她使劲捏了自己一把,把自己的思维拉了回来。这算什么呢,我被劈腿了?
  我被带绿帽了?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房间里面,已经传出了小Y不住的轻轻的呻吟声……

  半响,男友抱着一团衣服赤着上身走了过来,「帮我把衣服

  洗了吧」她恼怒的盯着男友,仿佛随时要发飙一般,不知为何又

  突然忍了下来,一声不吭的抱过了衣服。

  她心里咒骂着男友那个狗男人,一边把衣服泡了起来,突然

  间手剧烈了抖了一下,定下睛来,刚刚手里拿的居然是一条真丝

  的镂花内裤,裆部那窄窄的一块布已经完全湿透,甚至能闻到一

  股淫荡的味道。

  看到这淫邪的一幕,让她不自禁的咬了咬牙关,甚至感觉到自己头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长长的吸了口气。也许是被巨大的羞辱感蒙昏了头脑吧,她居然慢慢的重新拿起来了内裤,整理好,沾了沾水,搓揉了起来……

  晚上,男友早已睡下,她独自一人趴在沙发上作死的哭泣着

  ,她恨男友,恨小Y,也恨自己。

  往后的生活仿佛和平常并没有两样,但在她的脑中,小Y早已

  成了一个挥之不去的恶魔。只要她闲下来,她就会想到那段对话

  ,想到小Y那骄慢的神情,和那修长的双腿。

  登上MSN,小Y居然也在。

  「美女,好久没见你上了啊。」小Y对网上的这个好姐妹仿佛还

  挺有好感的。

  「恩,工作比较忙呢。」

  「工作重要,生活更重要呀,工作都是为了生活嘛…对了,你

  和你男友关系怎么样呀」

  「老样子,我怎么能和你比」她本不想跟小Y聊了,也不知道是

  出于面子还是其他的感觉始终都不咸不淡的回复着。

  「哈哈,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想到你男友我就不由自主的想到

  那个贱贱的前男友,告诉你呢,前两天心里欲念上头,我杀到他

  家里去了!」

  「啊?」

  「哈哈,她女朋友也在家,顾不了那么多,直接把他拉到房子

  就爽了起来。哈,对了,他那女友我感觉也挺贱的,开门的时候

  居然看我看呆了,眼睛也是涩涩的感觉。好人做到底,留了条内

  裤给他女友洗,哈哈~」

  ……

  后面说的什么她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看到这段话之后脑袋胀

  得要裂开了一般,莫名其妙的,骨子里居然还充斥着冲动与兴奋

  。

  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她刚下班回家,开门一看,男友竟四肢着

  地的在地上爬,跨坐在他背上的,赫然正是小Y。

  看到她回家,男友有些尴尬,想挣扎着起身,小Y立马拍了拍

  他的脑袋,「干什么,输了不认账啊,爬完这圈再说!」

  男友望了望她,顿了顿,居然又爬了起来。伴随而来的,是小

  Y爽朗的笑声。

  她木然无措,只得坐在了沙发上,尴尬的看着这一切。一会儿

  ,男友好像爬完了,载着小Y爬到沙发前,挺了挺身,小Y微笑着

  立了起来。「呵呵,刚刚你不在家,我跟你男友打赌,赌输了当

  然要收责罚,你说是不是?」小Y望着她,好像在跟她解释一般

  ,她尴尬的点了点头,其实她所希望的,是小Y赶快走,能离开

  她的世界最好!

  两个女人在客厅看电视,男友在做饭,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

  样的感觉,她竟然对小Y产生了一种畏惧心理。这在她的家里,

  但她却感觉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一般,浑身不自在。待到男友

  喊吃饭了,她便立马上桌,好找点事干。

  吃罢饭,男友正在给她们两人削水果,小Y突然咳了一声,「

  对了,小如,那天,你给我洗的那个,那个你洗干净了么?」

  听到着,她脸唰的一下就红了,也不敢抬头看,就这样小小的

  恩了一声。

  「谢谢你了,给我拿过来吧。」小Y的眼神有种说不出的暧昧感

                 觉

  她点了点了,转身从卧房拿出了那天洗的内裤。

  「哇,洗的真干净,你的手真巧,谢谢你啦!」小Y乐呵呵的道

  「刚刚骑马出了点汗,顺便就在你这里冲个凉吧,刚好有底裤换

  。」

  她觉得小Y简直太骄纵了,这算什么事嘛,她想开口说两句,

  却不知道怎么说,只好任由她去了。

  电视里的场面很精彩,但她完全看不进去,心里一直想着小Y

  ,想着如何摆脱这个恶魔。她甚至想过冲进去甩她几个大耳光然

  后把她赶出去。想着想着耳边飘来了一声小Y的音调。「小如—

  —」随声望去,看见小Y站在浴室门口对她浅浅的笑着。她只好

  走了过去。

  「东西就麻烦你整理一下了,你这里洗澡真舒服,对了,这个

  东西还是要麻烦你给我洗一下」说着指着一条白色内裤对她努了

  努嘴。

  她一看差点要叉气了,干咳了两声,说道我等下帮你洗吧。

  「现在不忙现在洗了不是更好,等下你也要休息了呀。」听这

  话仿佛小Y还是为了她好一般。

  她嘴唇动了两下,却是轻轻的点了下头,低身拿起了内裤蹲在

  地上洗了起来。

  小Y这时居然就在门旁和男友聊起了天,一副好不自在的样子

  ,而她就蹲在那里给她洗内裤。

  ……

  (临睡前匆忙更新一小段,哎,越写越长了~)

  蹲在地上的她,脑子一片混乱,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思维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了一般,羞辱感刺激得脸上一片潮红,双手却认真仔细的搓揉着白色的小内裤。

  认真的换洗了几次,盆里的水已和刚放下来的清水无异,拧干后她抬起头,尴尬的朝小Y笑了笑,居然还装成一副很自然的状态,「OK啦,我去帮你晾起来。」故作轻松的朝阳台走了去。

  看着她的背影,小Y对着男友一脸的坏笑「你女友真好,真会体贴人…」
  从阳台回来,小Y好像已经穿戴整齐,要准备离去了,她居然长呼了口气,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一直紧绷的神经也松了下来「小Y就走了啊,呵呵,以后要常来玩哦!」说完她立马就想打自己几个嘴巴,自己怎么这么贱!

  「嗯,放心好了,你们这么好,我肯定会常来找你们玩的,我先走了啊,拜拜!」说完竟然伸手在她的头上重重的摸了两下,长腿一跨,身姿卓然曼步而去。
  我的这个患者,讲到后面的时候甚至情绪开始非常激动,而且语气中非常恐慌,这在我的催眠术案例中比较少见,因为一进入催眠状态后人就会非常安和,心态放松而且完全的信任外界。所以一般不是受到非常严重的精神刺激会很少出现这样的情况。

  那一天,她在一家公园游玩,回来的时候在车上居然发现小Y也在前排坐着,而且小Y好像也看见了她,眼眸含着笑对她招了招手甚至对着她微微的扭了下臀。
  她也只好招手回应。那时天已经比较晚了,由于公园比较偏僻,坐车的路途比较远,她玩的比较累所以不多久就睡意来临,慢慢的打起了瞌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她的被重重的一下摇了醒来,睁眼一看,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一个四十岁上下的女人就已经对她破口大骂了起来,她一时也不明白到底回事,只知道那妇人喧噪而恶毒的粗口一阵阵的传来,她连插口的机会都没有。反驳了几句声音又太小,完全的被那妇人给淹没了,当时车上大概加上她们两有6个乘客左右,一个少妇包着小孩,还有一个中年男人就坐在后面但是一直都默不吭声,仿佛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另外就是小Y了,从那妇人开始谩骂开始,小Y好像就已经看到了,但也只是望着她们,并没有打算为自己说话的样子。这时的她又急又气,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人一顿臭骂,对方蛮不讲理而且口腱极好,她甚至连完整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抬头望了望,正好迎向小Y的目光,看见那胆怯而又无助的眼神,小Y的脸上浮上浅浅一层笑意满眼都是戏谑,然后一个箭步走了上来,对着那妇人就是一个耳光甩了过去。「你这死贱妇怎么这么恶毒,不就是她睡觉时脚踩了你两下脚吗,骂的好像抢了你男人一样!」

  那妇人被突如其来的一个耳光甩过去,一个站立不稳差点直接被甩地上了,定睛看去,一个身材高挑,穿着时尚的年轻女孩正气指颐使的望着她,眼神凌厉而自信。

  妇人丢不下这个脸,怒骂了一声就朝小Y扑了过去,但小Y好像练过身子一样,一点也不慌张,妇人还没扑到身前直接就被她抓住头发转手就就朝旁边的扶手柱上撞了过去,妇人嘴上厉害,但真干起来却完全是个虚料子,头被重重的嗑在了扶手柱上,强烈的疼痛让妇人哎哟了一声捂头倒在了地上,但小Y好像并没有收手的味道,长腿一抬,重重的踩在了妇人的脖子上,「死贱妇,想跟本小姐动手,嫌日子过的太悠闲了吧?」妇人呼吸困难,想挣扎着起身,但躺在地上四周没办法着力,只好用手死劲搬着小Y的靴子,想甩脱踩在脖子上的长腿。但那妇人口却没闲着,居然还能挣扎着向小Y吐了口口水,由于呼吸不畅没了力道,全部吐在了小Y的靴子上。这下又激怒了小Y,冷笑一声长腿微移,踏在了妇人的嘴上,狠狠的碾了起了。「真是口贱,我今天就要踩烂你这张贱嘴,看你以后还怎么口吐粪沫!」

  一碾之下,妇人嘴上传来一阵剧痛,似乎嘴都合不拢了,一股股咸腥的味道伴随的皮革的气味传入口中。妇人毫无办法,一会用手去搬靴子,一会又抱到了小Y的长腿上,极为痛苦的在挣扎着。低头看着脚下的妇人,小Y好不得意,身上传来一阵阵的快感。轻含笑意,充分的享受着征服他人的愉悦。

  又挣扎了一阵,妇人仿佛永远都甩不脱踩在脸上的长腿,一次一次的挫败感传来,不禁间居然两行热泪随着脸颊滚烫而下。这一下把小Y也逗得哈哈大笑起来:「哟,母狗也会流泪啊,看不出来呢!你再叫嘛,你刚才不是挺行的么?」
  那妇人看来是完全溃了,双手抱着踩在嘴上的长腿,眼泪像决堤般一直流了下来,地上都湿了一块。

  小Y觉得也差不多了,刚一松开腿,「呜——」的一声妇人居然低声抽泣了起来。

  接下来的一切,又让她神经大大的刺激了一把,小Y强拉着那妇人的头发走到她面前,给她道了歉,后来居然让妇人跪在地上把刚刚被吐了口水的靴子用舌头舔干净!一听这话,连她都下意识的绷紧了身子,不由自主的握了握拳。大庭广众的公车内,那妇人就这样缓缓的伸出了舌头,贴上了小Y的靴子。

  回到家后,她一直沉浸在车时的场景里,她想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小Y这样的女人,她甚至希望哪天小Y能被人报复惨遭杀害或者因为伤害他人而被判刑坐牢。
  也是从那天起,小Y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她的生活里,那天晚上快11点,她已经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接到了小Y的电话,说想让她来她的住处一趟,有点小事要帮忙,她本来想借口太晚推脱,小Y的口气却不容置否,她心中一直对小Y有所畏惧,想到那天小Y也帮她出了头,就自我安慰打车出了门。小Y的家境看来很不错,敲门进来,居然一人独居着一个四居室的房间。虽然不是特别豪华,却也是别具气质。小Y领着她到处走了一圈,她无心赏看,便直奔主题问道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小Y眼里清波荡漾,说道「我想你那轻巧的手艺了。」

  一听这话她头一下子感到嗡嗡作响,这也太羞辱人了吧,把人从家里叫过来,居然是要给她洗内裤!

  心中暗暗的鼓了鼓气,她想喊一声滚就夺门而去,但一抬头看见小Y那信心十足的眼神,心里又没了底。

  「好,好啊,在哪里呀?」声音小的连她自己都听不见了

  小Y盯着她的脸庞,良久才指了指自己的腿间「你帮我脱下来!」

  看着小Y满眼都是玩昧的眼神,她甚至想直接从楼下跳下去了。为什么自己会碰上这样的一个人呢,其实她向来不聪明,也没有足够的胆量和勇气,否则也不会工作那么久都只是个文员了。她觉得快点结束当前这个事情才是最现实的,咽了口唾沫慢慢的蹲了下去,双手伸向了短裙的大腿根,白色的镶边内裤就这样慢慢的被双手擎着脱到了膝盖,她抬头想叫小Y提下腿抽出内裤的,却被小Y用眼神制止了,微笑指了指内裤的中间「尝尝我内裤的味道怎么样?给我舔舔内裤」
  语气虽轻,但字字掷地有声清晰可闻,她一下子就呆了,做不出任何反应,只是挺着身子,紧闭着嘴唇。小Y仿佛也没有生气,伸手温柔的摸着她的头,墙上的挂钟滴滴答答的响了十来下,小Y缓缓的开了口「你放不开什么呢,其实——你只配舔我的下面!」摸着她头上的手也慢慢摁了下去。良久,贴着内裤的嘴终于伸出了舌头,来回的舔动了起来。

  内裤已经被她的口水完全浸湿,她舔的越来越用力,似乎想要把内裤舔进肚子里一般。看着她卖力的样子,小Y心头荡漾,下体早已经湿润,便提起了她的头,褪下内裤丢在一旁,把她拉到床上,头朝着床沿劈腿坐了上来。臀部一下一下的挺着,胯下的她摇着头时不时发出呜呜——或者喳喳——的声音

  凌晨时分,已经泄了无数次身的小Y再也挺受不住,瘫倒在了床上,回味高潮后的余兴。她却带着满头的淫水麻木跪在洗漱间里给小Y清洗着内裤。

  ……

  经历了这晚的疯狂,小Y仿佛更加的朝气迷人,活力四射。肆无忌惮的满足着自己的淫欲。

  小Y从单独的享受前男友或者她的口舌服务,变成了完全的公开行为,甚至多次的叫他们一前一后的伺候她。她也越来越屈从于小Y的淫威。慢慢的习惯了自己的角色。因此她反而没有以往的那种纠结,只是心里还会隐隐的痛苦,受着自尊的煎熬。

  上个月,自己的两个小外甥过来玩,都是三四岁的娃娃。小孩子天真无邪,活泼可爱,连带着大人都玩的不亦乐乎。突然间小Y邪性大发说要给小朋友表演个节目,她还不明就里就被小Y把脑袋摁在了裙里,她想挣扎出来,实在不愿意在自己家的小孩子面前受这个辱。却是有心没胆,被小Y抓住后脑死死贴在了内裤上面。小外甥好奇道「姐姐你这是在表演什么节目,我姨怎么把头伸到你裙子里去了?」

  小Y哈哈大笑,「不要紧,姐姐是要变魔术给小朋友们看呢。」说着慢慢的扭起了臀。她被死死的贴在裆部,呼吸越来越困难,脸红的不成样子,忍受不住最终挺出舌头朝着裆部重重的舔了上去。

  「呼——」小Y长嘘口气,闭眼享受了起来。

  正当她舔的卖力的时候,小Y又压下了她的头,舌头被深深的插进下阴里面。
  「嘴张大」耳旁传来小Y轻轻的声音。她此时神智迷茫,听到小Y的命令便尽力的张大着嘴。小Y好像在不断的放松,嘴里一声闷哼,下体一股金黄的液体喷向了她的口中。

  良久,小Y终于嘘嘘好了,伸手把她从胯中拉了出来。

  「哇,小姨怎么脑袋全湿了,姐姐真的会变魔术呢~哈哈哈哈~」

  ……

  当患者讲完这一段段的经历时,我甚至都听得呆了。当然,最后我治好她的心理疾症,她后来完全的翻了身,不屈从威势,把小Y赶出了自己的世界。成了一个勇敢而正直的人,任何困难都能迎头而上,勇往直前。

            (第一个故事已完结)
上一篇:肉畜许明娣下一篇:胡教授的日记【作者tx0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