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绝色妈妈

绝色妈妈

请点击右上角“顶”,支持发帖,谢谢

  在我未出世家中的父亲就已经亡故。我现在和妈妈一起生活,妈妈是一个医生,我们在一起生活得很幸福。我们的家有四个卧室,一个大厅,一间浴室,一个洗手间,一个厨房。 

  随着年龄的增大,我常常感到一种难耐的燥热,大鸡巴也会常常自动勃起,我妈妈虽然三十八岁了,但风韵犹存,古典的鹅蛋形脸蛋,弯弯的柳眉,笔挺的小瑶鼻,红润的小嘴,高耸饱满的双峰走路配合翘挺的圆臀,修长圆润的玉腿,走在路上经常让交通事故频繁在她身边发生,不小心撞上电线竿啦,开车不看前面撞到行人或与对面迎来的车接吻时常发生。而妈妈在我面前也不会顾忌太多,经常在我的面前穿着睡衣跑来跑去,还和我嘻笑打闹。面对这样光彩照人的妈妈,我便愈加的慾火中烧,而且在我的心里还暗自有一种恐惧,我知道人越来越大,终究是要分开的,可是我真的不想,不想和妈妈人各一方。 

  有时候,我会眼巴巴的望着妈妈,问她:「妈妈,我们能不能永远生活在一起,不分开呢?」妈妈就笑着刮着我的脸:「傻孩子,你长大了就会娶媳妇,那时候哪里还会记得妈妈啊?」我便急红了脸,申辩道:「我才不要媳妇呢!我只要和妈妈永远生活在一起就行了。」妈妈便把我搂在怀里,笑道:「傻孩子啊!男人怎么能不要媳妇呢?妈妈也想和你永远在一起,可是妈妈不能做你的媳妇啊?」我便很是疑惑,妈妈为什么就不能做我的媳妇呢?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我在渐渐的长大,终于明白妈妈为什么就不能做我的媳妇,但心里慾火燃烧得愈加旺盛。美艳的妈妈一直是我的性幻想对象。第一次手淫就是幻想从后面抱着妈妈雪白丰腻的屁股抽插而射精的。 

  在一日夜深时候,我下床如厕时途经书房,无意中发现半掩的书房门内散发出柔和的光线,并传出微弱的低吟声。我心想定是妈妈生病了,于是便随口轻声往里问道。 

  未知是否声音太小,里面未见回应,于是便轻推房门察看,当我还道是妈妈因生病累极而入睡了之际,映入眼廉的竟是一幕叫人心神荡漾、血脉贲张的春宫戏! 

  「啊呀!」我有点不敢相信眼前情景:没想过平日严肃守礼、高雅端庄的妈妈此时竟一丝不挂的仰卧于书桌上,身上紫色的上班套裙跟同色系的奶罩及三角裤都脱落到地毯上,巧细腻的玉手一面搓揉着丰满肥嫩的酥胸,那饱受挤压的乳肌从五指之间迫了出来,在柔灯映照底下份外光滑、惹人垂涎,巴不得想咬上一口,另一面在轻柔细抚着涨卜卜的阴户。 

  虽因光线与距离的关系未能一窥肉穴的全豹,但仍不难估计妈妈压在阴户中间、不断旋画着的中指所紧按的正是那性感「小红豆」阴核。两条修长的粉腿大大张开,染有微微粉红的秀发散乱地披散开,媚眼紧闭,发出声声荡骨蚀魂的淫语莺声: 

  「啊……痒……痒透了……哼……大鸡巴……要……我要呀……」洁白无瑕的柔软娇躯凑合着玲珑浮凸的身体曲线在扭摆颤抖,雪团般美白的成熟肉臀正朝房门方向放纵舞动,一览无遗地表露在我眼前。此情景直教我这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心猿神往、目瞪口呆,尽管良心正遣责着自己偷窥妈妈的非礼行为,但心底里却又舍不得把目光移离,虽说眼前人是自己生母,但这样一个绝美淫荡的赤裸胴体,任谁看了也岂能错过! 

  就在此时,妈妈突然发出一声高八度的娇哼:「噢……不行……丢……丢了唷……」只见妈妈腰向上一挺,整个人一阵抽搐,两片肥臀之间流出了一大逢略带乳白色的淫水,像江河决堤般不断外流,沿着书桌面一直流落到地毯之上,连地毯也湿了一大片,股缝间那正用小手包裹着的肥凸骚穴卖力地向前挺着。 

  这幅淫靡烂漫的景像把我看得连下面的家伙也不禁剑拔弩张,龟头涨得一阵苦恼难耐的爆烈感觉前所未有,此时面对这位赤裸横陈于前、娇美绝色的成熟艳妇,正是自己对其早已萌生「乱伦歪念」的至爱妈妈?若非仅存的道德观念以及对妈妈那份敬畏,相信我早早已不能自制地冲进房里干出那为世不容的兽行……我急忙退了出来,那一幕叫人心神荡漾、血脉贲张的春宫戏已深深映在我心里,于是我心里也越来越有了自己的主意。 

  一天晚上,我终于鼓足勇气向她要求睡在一起,开始她不肯但我向她撒一下娇她就不管我了。等妈妈睡着了,我就像小时候一样,把脚压在妈妈身上,不同的是,小时候是为了睡的舒服,现在也是为了舒服,但是这是为了小弟弟舒服,我轻轻的摇了妈妈两下,妈妈动也不动,只是发出深深的呼吸声。 

  我把左脚压在了妈妈的右脚上,小弟弟贴在妈妈的左腿上,只觉得好舒服啊,我闭上了眼睛,轻轻的晃动了起来,轻轻的摩擦着,觉得不自己用手舒服多了,不到十分钟,我泻了,只觉得好爽好爽,我就这样压着妈妈睡着了。第二天起来,我有点心虚的看着短裤,怕妈妈知道,但没什么异样,天热加上风扇吹,早就干了。之后几个晚上我便趁妈妈睡着了压在她身上来发泄,妈妈也不知道,由于自己不再手淫,每天晚上在妈妈腿上发泄后睡的特别香,妈妈对每天早上醒来都压在她身上有点意见,但我再向她撒一下娇她就不再管我了。 

  一天晚上,我又压在妈妈的身上,小弟弟在她的大腿上磨来磨去的,手握着妈妈的乳房,轻轻的抚摩着。妈妈的乳房慢慢变硬了,嘴里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但她还是没有醒。良久良久,我觉得后嵴一酸,小弟弟一阵急抖,射精了。 

  但我还是觉得意尤未尽,我再压在妈妈的身上,但裤裆湿漉漉的,难受死了,我爬了起来,把短裤脱下,往床头一扔,光着屁股就想压在妈妈的身上在来一次。但妈妈突然把左腿屈了起来,我吓了一跳,以为妈妈醒了,但妈妈照样发出熟睡的呼吸声。我仔细一看,原来我的短裤扔到了妈妈的脚边,湿漉漉的裤裆正好贴着妈妈的脚,她觉得不舒服就把脚屈了起来了。 

  但这样我想继续压在妈妈身上就不可能了,我想把妈妈的脚放下来,但又不敢大力,怕弄醒妈妈,结果放不下来,急的我满头大汗,望着妈妈的膝盖,不知道如何是好。 

  突然,我看着妈妈的膝盖弯这里,有了个主意,我把小弟弟伸到了妈妈的膝关节这里,捅了进去,左手扶着妈妈的小腿,右手扶着大腿,轻轻的把妈妈的腿抬了起来,再稍微用里往里压,这样夹着我的小弟弟,我再轻轻的抽插了起来。 

  紧紧的夹着我的小弟弟美腿好舒服啊!我当时想真的做爱也不过如此吧,比压在妈妈的大腿上发泄舒服多了,看着妈妈的美腿的肉由于我的进出而翻出推入,觉得好刺激啊! 

上一篇:民国乳妇下一篇:【佳佳的故事之——偷情】作者greenspring